愚人话谭

喑喑吾声亦难安

“我啊,我愿在你的怀里化成一摊水呢。”
女人眉眼弯弯,巧笑倩兮,如同浸入骨子里酿出来的脂粉香气混着硝火的味道悠悠地从她身上晕成一团涌动的暗潮。
“我想在你怀里化开,流淌,渗透,渗进你的外套,你的里衣,
“渗进你的肌肤,你的血肉,你的骨髓,
“渗进你的每一处神经,每一个细胞,渗进你的心底,——那样就让我从此与你融为一体了,永远不会分离。”

一个求文启事(?)

想问问哪位记得有篇清水博晴文的结尾是这么一句话:
"是命数如此,是命不该绝,他再清楚不过了。"
其实剧情我已经记不清了,大概是百年后众人离去只留下长生的晴明一个人在院子里做了一个博雅的纸人陪自己回忆过往的故事……
只是结尾这种仿佛戛然而止却余韵悠长的味道让我久久难忘
麻烦各位了(土下座